买包竟比基金保值? 香奈儿戴妃包一年涨价超50%

原标题:买包竟比基金保值?从“败家玩意儿”到另类投资,香奈儿戴妃包一年涨价超50%

作者:周炎炎

香奈儿中古款中,与Dior一样也有一款戴妃包,但不像Dior戴妃包那样一入二手市场就折价,这款香奈儿的戴妃包去年涨幅高达50%-80%,算是“异军突起”。

还在执着于买包是败家?那你已经被潮流扑倒在沙滩上了。

爱马仕、香奈儿、LV的手袋已经不仅仅是富太太们的玩具,而逐渐成为一种新潮的资产保值增值方式,甚至已经成为另类资产投资的一种,出现在了很多金融机构高净值客户的投资清单中。

手袋只是消费品,一拆包装就贬值?打开你的基金账户,再比较一下奢侈品包的涨价幅度,或许你的观念会被颠覆。

疫情期间轮番涨价的逻辑

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数次经过上海陆家嘴的国金中心、南京西路的恒隆广场,爱马仕、香奈儿、LV乃至Celine店门口永远都是水泄不通,购买者趋之若鹜,往往还买不到自己心仪的款式。比如一些channel的经典款CF包、黑色channel 19以及黑金leboy,更不必说爱马仕的“BKC”(Birkin、Kelly、Constance)三款包了,甚至菜篮子、Lindy等包型都很紧俏。

疫情期间,国外奢侈品市场按理说是万物凋敝之时,始料未及的是,香奈儿、LV等奢侈品却逆势轮番涨价。

香奈儿在2020年两次调价,新一轮涨价中,最为经典的Classic Flap(CF)中号包专柜价51500元,一下子越入5万的价格台阶,超过了爱马仕小号Lindy包。而2019年这款包的价格是42600元,涨幅达20.9%。另外,方胖子(mini square CF)以前因性价比著称,现在也涨到28500元,自2019年11月以来,涨幅达31.9%。

LV、Dior、Gucci也不例外,下图是一些热门包款2019年底和2020年底价格的对照。

爱马仕的价格则难以估量,主要是因为配货的因素。“配货”指的是稀有的包一般不在货架上展示,消费者想要买到这些款式,必须购买爱马仕的很多其他商品,这些商品有些看来比较鸡肋,主要是非皮质衣物、首饰、丝巾,常规的配货比例达到1:1.5。打个比方,想买的包价格是10万元,需要先购买15万元的其他商品,总计花费25万元,这款包才能拿到手,而且还是在刚巧有货,并且柜姐愿意给你的情况下。目前,配货的比例还在水涨船高。

在小红书上,流传着无数的爱马仕买包攻略,已经变成了一种“宫心计”。一种较为经典的模式是,进门直奔配货区,闭口不提买包,然后先把配货买到包价格的1.5倍左右,再试探性问柜姐今天有没有什么热门款的包。如果柜姐说有,那么BKC中任何一种颜色和皮质,顾客也没有挑选的权利,而要抢先付款拿下。比如,爱马仕的“菜篮子”包,在北美的门店销售中,只是属于“配货”中的一员,但是在国内购买,也要另外购买配货,才能买到这款包。

根据抖音网红“张沫凡Momo”的视频,她拥有香奈儿包54个,按照平均价格四万元一个,总共约216万元。三四十个爱马仕的买下价格大约是300多万元,但按照目前市场价格加上配货价格,估值在500万元左右。其中,爱马仕中最贵的一只喜马拉雅Birkin包已经涨价到100多万元。

喜马拉雅包是电视剧《三十而已》中太太圈的“C位包”,在香港佳士得2017秋季拍卖会上,一只喜马拉雅鳄鱼皮钻石搭扣铂金包拍卖出30万美元的天价,折算成人民币约259.57万元。

曹笠兼职做奢侈品包的代购,同时运营两个微信群。她对奢侈品逆市涨价的看法是:“奢侈品之所以为奢侈品,如果没有稀缺性、品质感,使劲量产,就失去了客户,它跟普通消费品的概念完全不同。”

在她看来,奢侈品涨价是常规操作、固定策略,并不随着通胀水平或者大众富裕阶层的现金流而变化。她认为,Dior等奢侈品跟潮牌合作的联名款、价格较低的基本入门款,在定价策略上比较难以获得老客户的认同。

另外,价格上涨背后是供需关系的改变。虽然全球奢侈品因受到疫情影响价格下降,但在中国的市场份额持续上涨。而海外的不少工厂停工了半年,有些包款一年原本也就生产30-40只,因此形成了供不应求的局面。

根据贝恩数据,全球奢侈品市场销售额在2020年下跌23%,市场规模下降至2170亿欧元左右,而中国内地在全球市场的占比几乎翻了一番,从2019年的11%,跃升至2020年的20%左右。

中古店成另类投资“大势”

奢侈品手袋的二级市场,主要由只二、Plum等二手转卖平台,以及线下大量的中古店组成,近年来也日趋火热。

中古这个概念源自日本,原意是“二手”,但随着复古风刮进国内,很多年轻人不再将中古包视为二手便宜货,而成了一种潮流选择。特别是在疫情无法出国门的情况下。

中古包生产和专卖店销售的年代有些久远,一般来说都是10年以上的包款。有些当下流行的包款甚至一直都在“复刻”中古包型,比如Gucci的1955。

4月14日,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来“打卡”上海一家知名的网红中古店Vintage Musevie。这家店已经在沪上运营8年,沉浸的歌剧院式装修风格。去年热播的《三十而已》曾在这里取景,女主顾佳曾经在他们家卖过一只手镯。虞书欣、金晨、吴昕等明星也曾在这家打卡。

Yisi是Musevie的副总和新媒体总监,小红书和抖音上,她被叫做“中古大掌柜”。近期,她还作为另类投资的专家参与了多家保险、外资银行高净值人群讲座,给客户分享买包保值增值的经验。

她表示,在他们店里寄卖手袋的客人并不是因为缺钱,购买二手包也并非因为不宽裕,而是现在年轻男女们更崇尚聪明的思维和理财方式,用更少的钱买更好的包,或是出清自己不需要的包,换成流动性购买更喜欢的。此外,有些包款专卖店没有,只能从中古店求购,比如Birkin包专柜需要配货且经常断货,而中古店货源较为充足还不需要配货,价格上更加亲民一些,没有专柜店那么高高在上,不需要配货。

购买一款包之后突然升值,卖回去还能赚钱的事,并不鲜见。“比如一款channel的贝嫂包,去年在我们店的价格是1.6-2.0万元,今年行价就变成了2.6-3.2万元,基本是双倍了。”Yisi说。

香奈儿的一款coco handle中古包是黑色荔枝牛皮款,Yisi介绍,这种皮质在二手市场最为保值,“如果能淘到一只价格好成色好的黑金牛皮CF包包,那绝对是赚到了。”

无论是Yisi还是曹笠都持相同的观点:越是网红款,贬值越快。这样的案例不少,比如Gucci的Sylvia,以前是网红款,现在已经进入奥莱店。巴黎世家的机车包也是一样,在二手店或者只二、红布林这样的二手转卖平台上,价格在小几千元。相对保值的是爱马仕、香奈儿、LV这三个品牌,此外有个不成文的规律,黑色保值、经典款保值、老花款保值。

“同样是爱马仕,一只黑色的和一只橘色的,80%的人会选黑色的,因为它的可搭配性强,流通性高。虽然在专卖店价格一样,但是二手市场才能看出它真正的价值。”Yisi表示,爱马仕最为经典的“金刚色”,也是保值增值的好手,即黑色、大象灰、金棕色、白色。她表示,即便是二手,收来的包成色也都相当新,“多数人不是把爱马仕当成日常功能型的包来背,都是参加重要场合才用,还有人家里专门收藏,更加爱惜。”

香奈儿中古款中,与Dior一样也有一款戴妃包,但不像Dior戴妃包那样一入二手市场就折价,这款香奈儿的戴妃包去年涨幅高达50%-80%,算是“异军突起”。

很多包还可以“超公价”,也就是价格高于专柜,这一般是专柜很难拿到货的包,由于其稀缺性增加了价值。比如LV的“五合一”。

除了包包之外,很多中古款首饰也一直在涨价。Yisi拿起他们店里的一款channel黑金手表称,2013年左右她在日本看到这只手表,大约三千多元就能拿下,但现在成色好的价格已经破万。

在专业人士眼中,中古款不仅仅材质更佳,且样式不过时。比如香奈儿的中古款首饰虽然是镀金甚至合金、人工珍珠、琉璃,却表达了创始人香奈儿女士的态度。她喜欢真假叠戴、高低混搭,只追求美丽和品位,并不在乎材质,所有的材质只要设计合理、工艺精湛,都能焕发生机。所以品相好的款式会一直受追捧,还能卖到超过专柜的价格。

Yisi称,他们在北京、上海有门面,在上海有中央仓库。营销方面,有20个微信号形成的矩阵,以及小红书、抖音等平台直播,一周约20场左右,每天上新单品逾百件,销售量大致相当。

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多位奢侈品界人士表示,目前并不存在独占话语权的龙头平台,基本上是各家线上平台和中古店平分秋色,竞争尚未红海化。

此外,业内人士都觉得“炒包”这件事可能性不大,虽然此前“炒鞋”已经成为风潮甚至形成成熟的产业链。

“包包没有鞋子那么疯狂,其价值本来就高。而鞋的价格原本只是千元左右,被炒到六七千已经脱离了其基本价值。顶多是一些代购在海外拿到了稀有的包,比如爱马仕的包,然后加价卖给客户,但这一来并没有在公开市场炒作,二来也不会高出几倍的价格,都还在合理范围内。如果二级市场开始炒包,那专卖店怎么办呢?毕竟很多包款还在售。”曹笠说。

(视频/沈奥凌)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